国务院放大招下放建设用地审批权 专家:管控并未松绑_巴林左旗新闻网-最权威的新闻综合性网站
首页 时政动态 关注民生 摄影爱好 法制时空 社会资讯 科技资讯 体育快讯 美食天下 医疗健康 政策法规
设为首页
文化传真
王诚调研文化商贸餐饮等行业复工复产情
“网红领导”带你吃敖汉小米,品八千年
复星旅游文化(01992)发行资产支持证券产品
文化场馆从细节入手织牢安全网
甩锅中国是流氓文化!美媒要求特朗普直
辽文化研究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主题烟标展暨烟标
辽上京发现目前最大体量宫殿址
“一带一路”国家新闻官员与媒体人员感
近十年,辽宁红山文化考古结硕果
第八屆沈陽臥龍湖大遼文化冬捕節啟幕
摄影爱好
N号房赵博士身份公开 秘密房间事件:奴
【摄影】特殊时期保洁员的坚守(图)
新人频频挑选心仪的婚纱摄影
《冰糖炖雪梨》全程在青岛拍摄!61个外
无裁切4K短片拍摄 佳能EOS 90D单机身售70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城镇建设 > 文章
国务院放大招下放建设用地审批权 专家:管控并未松绑
发布时间:2020-03-26 06:06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巴林左旗新闻网小编  

  国务院放“大招”下放建设用地审批权专家解读

  建设用地规模管控并未“松绑”

  ● 通过下放用地审批权,中央政府可以从具体用地审查等微观事务中解脱出来,将更多精力放在宏观政策的制定和事中事后监管上,同时赋予省级人民政府更大的用地自主权,提升用地保障能力

  ● 下放用地审批权,只是提高了用地审批的效率,压缩了原有审批的时间,并没有降低用地审批的标准,绝不意味着城市可以“摊大饼”扩张了

  ● 用地审批权下放后,坚持最严格的土地管理制度、严格土地执法的要求没有松懈。自然资源部将进一步加大执法力度,和省级人民政府一起,强化督查问责,加快清理闲置土地,清理整顿大棚房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新土地管理法自今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后,不到3个月,国务院即放出“大招”,决定下放建设用地审批权。国务院的这一决定引发社会强烈关注。

  下放建设用地审批权后,会不会令一些地方误读,进而出现城市建设盲目扩张的现象?

  对此,自然资源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下放用地审批权,只是提高了用地审批的效率,压缩了原有审批的时间,并没有降低用地审批的标准,绝不意味着城市可以“摊大饼”扩张了。

  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严金明看来,虽然客观上这次放权力度确实较大,但并不意味着对建设用地规模“松绑”。

  按照国务院近日印发的《关于授权和委托用地审批权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建设用地审批权下放后,国务院将建立评价机制,对连续排名靠后或考核不合格的试点省份,国务院将收回委托。

  赋地方更大自主权

  提升用地保障能力

  《决定》提出,将国务院可以授权的永久基本农田以外的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审批事项授权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试点将永久基本农田转为建设用地和国务院批准土地征收审批事项委托部分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首批试点省份为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广东、重庆,试点期限1年。

  在业内专家看来,如此大幅下放用地审批权,以前并不多见。因此,《决定》也被看作是国务院放出的“大招”。

  严金明说,《决定》实际上主要涉及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将国务院可以授权的永久基本农田以外的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审批事项授权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二是试点将永久基本农田转为建设用地和国务院批准土地征收审批事项委托部分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

  用地审批是我国土地管理的一项基本制度。原土地管理法严格规定用地审批权限和程序,自然资源部国土空间用途管制司负责人认为,这在新增建设用地从严从紧、严格保护耕地等方面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但客观上用地审批周期较长,与当前经济社会发展需要有较大冲突。

  自然资源部国土空间用途管制司负责人说,自然资源部组建以来,积极推动用地审批制度改革,但因有关法律法规限制,难以从根本上解决用地审批周期长等问题。

  在自然资源部不动产登记中心(法律中心)副主任李炜看来,以往,由于建设用地审批层级较高等原因,审批周期长、审查环节多、审批效率低等问题不同程度存在,确实不利于重大项目及时落地。

  “通过下放用地审批权,中央政府可以从具体用地审查等微观事务中解脱出来,将更多精力放在宏观政策的制定和事中事后监管上。”李炜说,下放用地审批权,可以赋予省级人民政府更大的用地自主权,提升用地保障能力。

  严金明则认为,下放用地审批权可以破解项目用地“落地难”和“落地慢”问题。

  建设用地审批放权

  属于增效并非增量

  “永久基本农田以外的农用地转用审批全部下放国务院授权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同时部分地区率先获得了以往只能经过国务院审批的‘基本农田’用途调整的权力的试点。”严金明说,“客观上讲,这次放权力度确实较大。”

  李炜则坦陈,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土地管理职权历经了收和放的多次调整。“所谓‘一统就死、一放就乱’的现象也曾经发生。”

  那么,此次用地审批权下放后,会不会再次出现“一放就乱”的问题?

  据自然资源部国土空间用途管制司负责人介绍,这次下放的审批权是有明确限制的,“新土地管理法实施后,国务院依然保留永久基本农田转为建设用地的审批权,以及征收永久基本农田、三十五公顷以上耕地、七十公顷以上其他土地的审批权”。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备案号:蒙ICP备09003619号-3 内蒙古新闻网站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