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用电影语言拍摄作品 李少红:影视双栖,初心未改_巴林左旗新闻网-最权威的新闻综合性网站
首页 时政动态 关注民生 摄影爱好 法制时空 社会资讯 科技资讯 体育快讯 美食天下 医疗健康 政策法规
设为首页
文化传真
广州市唯我品牌策划有限公司与佛山市奇
四大文化纸厂联手上调白卡、铜版卡纸价
湖州慧心谷奏响南太平洋岛国文化交流乐
福州古厝保护与文化传承论坛盛大举行
文化艺术进农村:浙江农村公益电影展映
辽文化研究
遼都故地赤峰巴林左旗打造契丹遼文化旅
“国际博物馆日”辽博三道“文化大餐”
沈阳法库大辽荷花节:游览美丽乡村 聆听
辽都故地赤峰巴林左旗打造契丹辽文化旅
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国学
摄影爱好
清徐小程序开发公司,开发一个摄影小程
安徽省首届“双拥杯”摄影展开幕
深圳美术馆馆藏深圳题材摄影作品展(
“河南乡土摄影70年”开展
关于举办“东阿阿胶杯”纪念改革开放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摄影爱好 > 文章
坚持用电影语言拍摄作品 李少红:影视双栖,初心未改
发布时间:2019-08-04 16:29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巴林左旗新闻网小编  

坚持用电影语言拍摄作品 李少红:影视双栖,初心未改

  李少红在电影《解放了》片场和工作人员沟通。

坚持用电影语言拍摄作品 李少红:影视双栖,初心未改

  李少红在电影《解放了》片场指导演员。

  1989年5月24日,李少红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北京日报》的版面上。当天的《北京日报》二版中心区偏左的位置,有一个“豆腐块”,标题有些耸动——本市上映的第一部“儿童不宜”影片《银蛇谋杀案》。李少红身上的另一个“第一”,是她1995年执导的电影《红粉》,开启了国产片分账模式的先河。而随后拍《雷雨》,更是让她成为国内最早转型拍电视剧的电影导演之一。

  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进入影视行业的李少红,是为数不多在电影和电视两个领域皆有建树的导演。不管是电影《血色清晨》《红粉》,还是电视剧《雷雨》《大明宫词》《橘子红了》《新红楼梦》,皆有李少红的鲜明烙印。尽管已过耳顺之年,李少红却依然保持着年轻时超乎寻常的精力,自称“影视两栖动物”的她感慨:“能慢慢和这个时代一起发展和进步,我自己收获很大,这几十年也很充实。”

  ■一个选择

  “不当导演我应该是医生”

  改革开放前,李少红还在南京部队医院工作。1978年恢复高考,成了她命运的转折点。原本准备考医科大学的她,误打误撞学了导演,以致很多年以后她开玩笑说:“如果不当导演,我应该是一名医生。”那时,有个同学递给她一张《人民日报》,报纸的文艺版上有一栏北京电影学院(简称“北电”)的招生广告。这位同学问她:“你妈妈不是学电影的吗?”这让李少红有了学电影的想法,但不管是她自己,还是从事拍电影工作的母亲,都认为她考上北电的可能性极小——几万名考生中仅招收百余人。然而,幸运女神垂青了她。

  考入北电,李少红与陈凯歌、张艺谋等人成了同学,其后成为中国第五代导演的中坚力量。第五代导演,他们的成长背景有着抹不去的“文革”十年的时代烙印。特殊的成长背景,造成了他们在导演生涯的前10年对中国历史和现实有着“耿耿于怀”的电影表述——《霸王别姬》《活着》《蓝风筝》乃至《红粉》皆是那一时期的代表作品。

  提及自己形形色色的同学,李少红总是津津乐道,她说陈凯歌永远很文艺,有领袖气质;田壮壮比较实际,经常告诉旁人少看书,因为电影是拍出来的,而不是看出来的。当时,李少红在班上的外号是“女人比男人更凶残”(1967年英国电影名),“我们当时习惯用电影来起外号,当时有人说我比男人还狠,堪比昆汀,后来我确实也拍了《银蛇谋杀案》《血色清晨》这样的惊悚片。”

  事实上,北电在“文革”前已经进行了10年的教学,导演系、美术系、摄影系、录音系都已经比较规范。1978年恢复全国招生后,北电的老师们按照那个年代能给予的最明确、最系统的教学体系进行教学。曾教过李少红的北电教授倪震不无自豪地说,北电沿用的是苏联的教学方法和爱森斯坦、普多夫金的蒙太奇理论,“是单调了一些,但是保证了剪接的清晰流畅,保证了做电影的基本功。”

  李少红入读北电的时代,有两门课最受欢迎,一门是周传基的“电影的声音”,一门是倪震的“银幕的造型”。抛开电影技术层面接受的专业教育,她更愿意把自己接受的电影教育,看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北电美术系的孔都教授以及中央美院的吴达志教授,在美学方面给予她极大滋养。著名文艺评论家李陀则帮助李少红建立起历史观,“李陀告诉我,别光想导演是什么,要把自己缺的知识充实起来,一本本看世界各国的历史,慢慢从纵向和横向了解历史,随后才有历史观和电影理论的结合。”

  ■一段阵痛 大师情结撞上了商业片时代

  1982年,李少红走出北京电影学院大门,就进了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大门。仿佛是冥冥中的安排,她来到谢铁骊导演身边做了副导演,就像她母亲20年前从北电毕业,马上做了谢铁骊的副导演一样——当年,谢导带着她的母亲拍《早春二月》;这一次她给谢导打下手的则是《包氏父子》。

  李少红在谢铁骊身边做了3年副导演,因为要生孩子,不得不暂停。等她生完孩子复出时,社会大环境的变化已经不可避免地影响电影行业。1988年,时任北影厂厂长的汪洋专门抽调了几位年轻导演,尝试拍摄适合市场的影片,李少红是其中之一。彼时,“商业片”这个词刚被提出,所有人都不清楚。《银蛇谋杀案》是北影厂分配给李少红的,她第一反应“觉得自己特别倒霉”,哭得稀里哗啦,“同学们都拍了《一个和八个》《黄土地》《盗马贼》这样的文艺片,我的命运却不如他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备案号:蒙ICP备09003619号-3 内蒙古新闻网站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